英超城市笔记之南安普顿:南方人的足球

26岁,《南方每日回声报》专职足球记者,负责南安普顿队的报道工作。此前他也曾经对朴茨茅斯进行过跟踪报道。里驰现在还是一本名为《圣徒》(英文原名:The Saints Magazine,Saints意为圣徒,也是南安普顿俱乐部的别称)杂志的专题编辑。

很多英格兰人认为在这个国家作为一个球迷,是有着鲜明南北之分的。以泰恩河畔人(译注:纽卡斯尔人)为代表的北方人对足球充满激情。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,足球就是生命。

但把目光移向南方,这里却被视为这个国家足球的冷床,尽管包括伦敦在内的南部地区为英超联赛提供了将近一半的队伍。这个观点尽管是对南方足球的概括,但却又是在针对南安普顿一座城市不过了。

无论如何,这个说法对南安普顿球迷来讲都是不公平的。这个城市的人们热爱足球,尽管其表达方式在很多时候与曼彻斯特和纽卡斯尔人可能有所不同。南安普顿人更含蓄一些,更理智一些,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们是冷漠的,是无情的。

1976年5月1日,南安普顿让全英格兰人看到了这座城市沸腾时的景象。那一天在伦敦温布利球场,当时仍在乙级联赛的南安普顿以1比0战胜强大的曼联,从女王手中接过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足总杯。在那之后的几天时间里,人们仍旧聚集在城市街头巷尾,庆祝自己俱乐部历史上最光辉的一刻。那也是南安普顿球迷,南安普顿人感情迸发的一刻。那感情是深厚的,是感人的。

两年后球队于1978年重新回到甲级联赛,并把顶级联赛的一席之位一直保留到了今天。2003年的足总杯决赛,南安普顿球迷通过电视机让全世界的球迷认识了他们。尽管那场决赛最终以南安普顿落败阿森纳而告终,但在看台上,千万南安普顿球迷用黄色和蓝色的彩带点亮了整座加的夫千禧球场(译注:黄色和蓝色是南安普顿俱乐部的传统颜色)。人们至今还要说,那座奖杯也许不属于南安普顿球队,但那一天却属于南安普顿球迷。

南安普顿是一座港口城市,大家知道当时泰坦尼克号就是从这里起航远行的。这座城市的历史、传统与骄傲也是建立在这里一个个港口之上的。今天,南安普顿港仍旧是世界上许多最重要航线的停泊地方。

城市的面貌在过去二十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在很多传统居民看来,自己的城市已经不再。在那些大型的购物中心和豪华的餐厅酒吧在码头区聚集起来的同时,城市的居民结构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南安普顿大学迎来了越来越多来自外地和海外的学生,城市郊区则变成了伦敦很多上班族最终选择定居的地方。他们白天在伦敦工作,晚上和周末回到南安普顿享受一份闲适生活。没有伦敦的污染和拥挤,也不用去烦心那里离谱的房价。

在迎来大批移民后,南安普顿变得更像是一座大都市。这一点与临近的朴茨茅斯形成强烈的反差。朴茨茅斯更像是一个小村庄,人们很团结,联系很紧密。有人说,从这个角度讲,朴茨茅斯更像是一支北方球队。确实,弗拉顿公园球场的气氛非常好,绝对是英超赛场中最好的之一。

两座城市相距仅几十公里,但矛盾却可以追溯到一百年前。两个港口是相互竞争的关系,形成了两边港口工人、两队球迷之间的矛盾。南安普顿和朴茨茅斯在过去很长时间都缺少直接碰面的机会,但这一切在后者于两年前升入英超后得到彻底改变。

刚刚过去的一个月,无疑让双方的紧张情绪达到了顶点。雷德纳普在离开朴茨茅斯两周后,便接过了南安普顿帅印。几天后,斯特拉坎表示他不能接手朴茨茅斯,就是因为他在最近曾经指挥南安普顿。朴茨茅斯球迷对此反应激烈,认为雷德纳普是叛徒。他们目前最希望看到的便是雷德纳普率领南安普顿从英超降级。南安普顿球迷呢?他们倒是对新教练没有敌对情绪,他们只希望球队能够在他的帮助下慢慢好起来,最终在本赛季结束时能够留在英超。

这对他们非常重要,就好像足球对南方人与对北方人同等重要一样。也许南安普顿人没有纽卡斯尔人声音宏亮,但却不可以说他们内心冷漠。也许他们不会把自己的情感直接地表达,他们却可以把事情做得得体大方。 (译/姜轶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