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欧洲杯开始“遇冷” 为什么我们还关注它?

无论是进球时同球员一同振臂高呼,抑或是面对球队出局而流下伤心的泪水,总之全世界足球迷们翘首以盼的热闹夏天,在2021年再度到来。北京时间6月12日,因疫情推迟一年的2020年欧洲杯在意大利罗马拉开序幕。

开赛至今已逾两周,球队激战正酣。在半决赛到来之际,英国政府已经确认,欧洲杯两场半决赛和决赛将分别向6万名球迷开放。鉴于全球范围内疫情影响尚未退却,这一举措对广大球迷来说实属不易,尤其是这届欧洲杯原本已经推迟一年举办。

远在亚欧大陆另一端,不少中国球迷也完成了从收看国足世预赛到欧洲杯的“无缝衔接”。自欧洲杯开赛以来,每个比赛日完结后的清晨时分,社交媒体的热搜上总是不乏相关讨论。

不过,哪怕球迷们依旧对这一足球世界顶尖赛事抱有热情,本届欧洲杯却并未如期成为全民讨论的话题,在网络上,有关“欧洲杯热度不再”的讨论却屡见不鲜。“是我的错觉吗?感觉今年欧洲杯的热度比往届低一些。”不少人在网上写下了自己的观察。

欧洲杯的热度真的不如往日了吗?那些还在关注欧洲杯的球迷,他们又有哪些坚持的理由?这些疑问透露出:短视频影响力愈发强大的当下,欧洲杯所代表的传统体育赛事,正在球迷之中迎来一些新变化。

北京时间6月28日凌晨结束的欧洲杯1/8决赛,此前竞技状态不俗的荷兰,面对自己在世界大赛上的“苦主”捷克,依旧没能过关成功,最终以0-2败下阵来。而荷兰名宿斯内德作为球队的形象大使,也出现在场边的转播镜头里。

因为身材严重发福,和球员时代“胖”若两人,斯内德倒是和出局的荷兰队一道登上了热搜。然而,这届欧洲杯开赛至今,除了斯内德的体重与C罗不喝可乐,其他场内外故事,并没有太多能够在互联网上引发广泛关注。

要知道,每逢世界大赛,除了绿茵场上的进球和比分,赛事的热度同样离不开这些“小插曲”。作为比较,过去几届大赛都不乏那些登上热搜甚至破圈的笑线年欧洲杯,意大利队极具个性的前锋巴洛特利,面对单刀机会,却在禁区内慢悠悠地走起来,被球迷戏称“思考人生”;再比如,2018年世界杯,面临小组出线困境的球王梅西,在广告中躺在草坪的一幕,被网友制作成表情包广为流传。

至于上一届欧洲杯,葡萄牙当家球星C罗在决赛开始后不久便无奈因伤下场,而下场前无数球迷记住了那只飞舞在他眼眶上的蝴蝶。而2020年欧洲杯开赛以来,除了丹麦队埃里克森遭遇心脏骤停,差点遭遇不测之外,并没有出现轰动性的场内“出圈”话题。

如果说热闹的话题变少还带有一些主观的感情色彩,那么收视率的下降则是不争的事实。北京时间6月12日,土耳其对阵意大利的揭幕战“撞车”国足与叙利亚队的世界杯预选赛。根据酷云EYE提供的当日收视率来看,欧洲杯在国内凌晨时段直播关注度为0.36%,市占率40.2%。而同一时段国足的世预赛直播关注度为0.63%,登顶时段第一。

另外,2016年欧洲杯首日,阿尔巴尼亚对阵瑞士场次的直播关注度将近2.6%;当天,威尔士对阵斯洛伐克的比赛,也凭借不错的数据,同时段挺进前10。因此,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比较,本届欧洲杯开赛首日的直播关注度都有所下滑。除了开幕式当天,之后小组赛中的一些强强对话,其收视率同样普遍不如上一届赛事。

社交平台的讨论热度也能反映一些问题。以微博为例,本届“欧洲杯”相关话题的阅读量在数十万至数千万不等,破亿阅读量的话题较少。相较之下,由于比赛时间相近,“中国女排”不仅在同时段收视率上普遍超过欧洲杯,其微博的话题阅读量也有多个破亿。

2021年4月,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牵头成立欧洲超级联赛时,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 我们必须分析为什么16至24岁的年轻人里有40%对足球不感兴趣。他们说比赛太长了,如果年轻人看不完整场,那是因为比赛不够有趣,或者我们应该缩短比赛时间。”缩短足球比赛时间,当然不会很快实现,但他提出的“足球对年轻人失去吸引力”却是现实。

欧洲杯在国内热度下降,和这项赛事在年轻人当中的影响力变弱也有关。毕竟,人到中年,面临的压力增多,而欧洲杯比赛对国人并不友好的时差,不是所有上班族都能够承受,只有尚未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拥有更多的闲暇时光。他们无疑是这种世界大赛的收视主力。

有3位“90后”足球迷不约而同地向《新民周刊》表示,今年,他们仍然尽可能地去收看欧洲杯,但与过去几届大赛相比,这种收看的频次显然已经变得“佛系”。

今年28岁的郑伟,在上届世界杯期间就职于国内某体育赛事直播网站,而他现在依旧在从事足球相关工作。既是相关从业者,也是足球迷的他,向《新民周刊》分享了自己平时的观察:“没有意外的话,我每周都会和朋友一起约踢球。从踢球的人群看,主要有两种人。一种是我这样大学毕业后没几年,还有一种就是40岁上下。”

除了踢球的年轻人正在变少,郑伟也从过往的从业经历发现看球的年轻人同样在减少,这一趋势从2018年世界杯就开始显现。当时,他所在的直播网站做过观众收视的统计,结果显示:虽然通过网站和APP看球的人当中,90%都在30岁以下,但其中大部分是24岁至28岁,24岁以下很少。

这样的数据,已经和郑伟的学生时代有所不同。他在2012年高考结束后开始接触到欧洲杯。等到进入大学,加入学校的足球队,看球便成为日常。等到2016年毕业后,出于职业需要,看球依旧是他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环节。

尽管不像郑伟这样毕业后从事足球相关工作,唐明与周岩的看球经历依然与之有重合的地方。他们都提到,差不多是自己成年以后才有了观看欧洲杯和世界杯等大赛的习惯。在22岁大学毕业之前,和室友、同学一起看足球比赛,是他们大学时期最重要的集体生活记忆之一。

唐明向记者回忆起2014年世界杯期间的“盛况”:男生们几乎每场比赛都不想错过,而班上平时根本不关心足球的女生都加入到看球队伍中。对此,郑伟也表示,根据他在直播网站的数据统计,平日收看五大联赛的球迷中,超过90%都是男性,只有在世界大赛期间,女球迷的数量才有明显增长。

周岩坦言,自己今年看欧洲杯变得“佛系”,是因为不再有“大学时一帮人集体看球”的感觉。另外,如今第二天上下班路上都得自己开车,这也使得周岩不敢随意熬夜看球。

过去的年轻人慢慢成长,迫于生活压力和足球大赛渐行渐远,那么为何现在的年轻人不爱看了呢?很多人都提到了一点:这一届年轻人,拥有的娱乐方式较之过去大大增加。耗时长且需要熬夜的欧洲杯,显然比不上其他娱乐活动的吸引力。

距离上一届欧洲杯过去了5年时间,距上一届世界杯则是3年。时间不能算久,但互联网时代的变化往往以加速度出现。因此在分析和讨论欧洲杯热度下降时,人们收视习惯与娱乐爱好的愈发多样化,更加不容忽视。

在娱乐相对匮乏的年代,电视是很多人重要的消遣工具。人人都看电视,一届精彩的世界杯、欧洲杯,一场经典的比赛,就足以让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喜欢上足球。经过多年的电视文化熏陶,看球的习惯就此养成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如今电视在人们家庭中不再重要,很多人已经不屑于打开电视。手机等移动终端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aiyangpharm.com/,欧洲杯奥地利开始取而代之,成为日常生活中最核心的信息载体。而这种载体呈现的内容,往往又具有短小、快速刺激等特点。

比如说,电竞比赛是这一届年轻人成长过程中的产物,其常见的比赛时长在半小时左右。刷短视频或者微博所需要的那些时间片段,就更加零碎。因此,动辄持续两小时的足球比赛,开始显得格格不入。这种90分钟甚至还不能分胜负的比赛,在今天看起来太漫长了。这或许也是弗洛伦蒂诺建议缩短比赛时间的缘由。

另外,过去人们收看欧洲杯等大赛,只能通过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平台,球迷们被称作“央视一代”。而现在看似收看比赛的方式多样化,但实际上在信息海洋、“个性化推送”、快节奏生活的包围下,年轻人愈发难以对一件事保持兴趣,从而形成持久的关注。

当然,2020年欧洲杯热度下降,也有其偶然因素——新冠疫情的影响。作为仅次于奥运会、世界杯的世界顶级体育赛事,欧洲杯本身的版权内容、广告赞助、观赛球票等周边产品是最核心的吸金利器,而依靠大赛拉动的旅游、酒店、交通、餐饮等周边产业更是如此。

但是,赛事被推迟至2021年,甚至也一度在办与不办间摇摆不定。这些因素使得资本在前期始终处在观望阶段。在疫情之前,中国市场对这种世界大赛的参与度已经愈发高涨,而围绕本届欧洲杯的赛事经济相对沉寂,更多中国企业对于借助欧洲杯做品牌营销的兴趣有所减弱,这也解释了为何过去那种“洗脑广告”在今年的赛事转播中销声匿迹。

虽然整体的热度难免下降,但强队云集的欧洲杯,依然是足球世界高水平赛事的代表。对于那些还在关注比赛的球迷而言,欧洲杯依旧能够带给他们想象不到的快乐。绿茵场上,两队在战术跑位上的博弈,以及漫长的倒脚、传球,才会有最终的进球——这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是观赛门槛,不过也正是球迷们坚持下来的理由。

郑伟还记得自己大学时刚加入足球队,就被拉去集体看球的画面。“一开始球迷协会组织看比赛,大多都是英超,当时英超在中国非常‘火爆’,尤其是2012赛季阿圭罗在最后一场比赛的读秒阶段‘绝杀’,也让我成了曼城的球迷。”在组织集体观赛时,如果是曼联与利物浦的“双红会”,两边球迷总是少不了“火药味”,而看到主队进球后,这帮大学生欢呼雀跃,和身边的陌生人击掌庆祝的画面至今让郑伟难忘。

自己是曼城球迷,加上毕业后所在网站又是国内独家转播英超的平台,每逢世界大赛,郑伟便成为英格兰的球迷。不过,他表示自己支持英格兰队的理由有点“非主流”。“很多巴萨球迷就支持西班牙队,拜仁球迷就支持德国队,但我想我看英格兰队的理由还有点不一样。英超平时有关注度的球队很多,本身话题性足够。比如曼城的斯特林,人们总是说他联赛中踢‘快乐足球’,我就想看看他去英格兰国家队能不能继续快乐,至于成绩嘛,我倒是无所谓。”

热度下降,其实不只是发生在欧洲杯。对于传统体育赛事而言,多少都面临这一问题。那些因为一个进球而和陌生人在校园里、在路边街头共同欢呼的画面,将永远留在狂热球迷的脑海里。(记者 王仲昀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