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年后再交手荷兰队依旧难过捷克关

在德波尔的计划里,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竞技场,只是荷兰队通往温布利球场的中转站,毕竟这位年轻教练不止一次表示,球队的目标是晋级四强。可荷兰教头没有想到,小组赛战无不胜的“郁金香”军团,会在东欧美丽的风景中突然凋谢,更让他郁闷的是,送自己回家的,还是17年前的那个老冤家——捷克队。

今晨的欧锦赛1/8决赛,荷兰队0比2不敌捷克队,无缘晋级8强。终场哨响,站在教练席边的德波尔和助教范尼,表情有些呆滞。这一幕,与2004年欧锦赛中,他们先进两球却遭遇对手翻盘,失去小组第一时,是如此相似。那届欧锦赛后,德波尔脱下橙色战袍,范尼让出10号球衣,17年后再度落败,两人的执教梦想还能延续吗?

三战全胜晋级16强后,开赛前备受争议,甚至逼得球迷租飞机拉横幅的德波尔,成了荷兰足坛的宠儿,毕竟在“郁金香”军团征战欧锦赛的历史上,此前两次拿到过小组赛全胜,最终战绩都不差,以至于淘汰赛前,外界几乎一面倒地认定,荷兰队将顺利挺进8强。可在得知对手是捷克队的那一刻,范尼的内心,却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
“欧锦赛的淘汰赛与小组赛是两码事,球队不能因为此前的战绩就放松警惕。”开赛前两天接受官方采访时,这位一代神锋表情严肃,丝毫不见此前在球队训练场上的欢声笑语,“我要提醒球员,捷克队是个十分难缠的对手,我在球员时代的经历证明,只要给他们一丝机会,就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,所以全队又要保持专注,在‘前进或回家’的选择题面前,没有容错空间。”素来以嗅觉灵敏著称的范尼,显然已经闻到危险的气息。

可惜他的担心还是成了现实。面对打法凶狠强悍的东欧铁骑,被德波尔和范尼寄予厚望的荷兰攻击群状态不佳,队长维纳尔杜姆全场隐身、核心德佩身陷重围、年轻小将马伦错失单刀……目睹后辈一次次挥霍机会,坐在教练席里的范尼,恨不得自己披挂上阵。现实是残酷的,当希克持续绽放光芒,荷兰人只能默默低下头颅,默默舔舐伤口。

17年前发生在葡萄牙的那场比赛,初出茅庐的荷兰后卫海廷加在下半时“染红”,逼得时任主帅艾德沃卡特换下西多夫等攻击手,最终导致球队被翻盘;17年后,类似的一幕再度出现,德波尔尽管做出了与昔日恩师截然相反的选择,却仍未逃过失利的命运。

“输球是我的错,那张红牌出现前我们控制了比赛,我不该让那一切发生。”赛后,因手球被红牌罚下的德里赫特沮丧不已,即便教练队友轮番安慰,也没能让他走出低落的情绪。平心而论,红牌确实是比赛的转折点,但将全部责任归咎于德里赫特一人,恐怕也有失公允,作为球队主帅的德波尔,在遭遇突发情况后过于激进的战术和人员安排,也是郁金香突然凋谢的重要原因。

或许是想起了当年艾德沃卡特的教训,德波尔在德里赫特被罚下,但比分尚未改写的情况下,并未稳固防线岁的前锋普罗梅斯,“德帅太想在90分钟内解决战斗,却忽略了失去后防指挥官可能带来的威胁。”赛后,不少外媒给出了相似的观点:“荷兰教头和他的队伍,在困难局面下乱了方寸,他们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。”球队中场德容赛后的那句“在人数不均等后,球队踢得越来越累”,也佐证了德波尔过于激进的事实。

“输球的结果让人难受,但我认为球队在红牌出现前表现得很好,”赛后发布会上,德波尔承认,自己的球队输在了对细节的处理上,“决定比赛结果的,往往是一两个瞬间,比如马伦的单刀和德里赫特的红牌。”荷兰教头透露,少一人作战后,他脑海中有不少方案,但还没来得及实施,城门便已失守。“球队在小组赛中展示了实力,可今晚不属于我和小伙子们。”尽管德波尔并未提及帅位问题,但留给他证明自己的时间,恐怕真的不多了。(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aiyangpharm.com/,欧洲杯荷兰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